大數據告訴你:中國城市誰在騰飛,誰在衰落

TIME:2018-03-13 09:28 瀏覽次數:

像一個生命體一樣,任何城市在眾多城市構成的生態圈中既相互依賴又相互競爭。

在這個日趨激烈的賽場上,中國城市未來發展的關鍵詞是什么?

本文試圖從歷史演變和資本的角度進行一番梳理、歸納與分析。

1

2010年的時候,中國人均GDP最高的城市是克拉瑪依這個西北石油小城,那一年的人均GDP是深圳的1.98倍,北京的2.58倍。

僅僅五年之后,這座小城的人均GDP已經差不多被深圳追平,和北京的差距也拉近到了1.6倍。在這五年里,東部沿海的一線城市保持穩健發展,而克拉瑪依的GDP則從2010年的700億降至2015年的670億。

這種停滯和萎縮,是很多內陸資源型城市的命運縮影,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于石油、煤炭、鋼鐵等價格的暴跌。

隨著人口增長的停滯,房地產的需求停滯,整個內陸的工業化引擎生了銹,三四線城市的未來顯得不容樂觀。

在這種背景下,為了尋求更好的發展,三四線城市很多年輕人開始大規模向一二線城市遷徙。

2

 

2016全國春運流動圖

這是一張根據2016年春運遷徙大數據繪制出的全國春節期間人口流動圖景。

這幅頗為壯觀的圖景,不僅描繪出了人類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遷徙活動,更重要的是,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的足跡和選擇,描繪出了中國各個城市的地位、等級、關系與糾葛。

不過本文并非從人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,而是用資本(錢)。如果說人口是一個城市的靜脈,那么資本就是它的動脈。

研究城市之間資本的流動,非常值得關注的就是“企業間的跨城市資本流動”。

【以下數據圖所采取的數據是啟信寶提供的全國1.1億家企業的全樣本數據庫,搜索了全國近五年(2013.1-2017.6)所有企業間的投融資信息,可作為一個參考。】

通過數據建立城際投資的全國城市拓撲關系網絡,能夠看到中國城際產業資本的控制中樞,即以“北上深”為中心的城市網絡。

 

由圖可見,在整個關系網絡中,“北上深”不斷地向中心地帶移動,將其他城市排擠在外,我們還可以把這些城市落在地圖上,構建出全國跨城市資本流動地圖:

 

城市資本流動鉆石圖

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,最亮的三個點分別是:珠三角城市群、長三角城市群和京津冀城市群。這三個城市群與成都-重慶西部城市群構成了一個鉆石形狀,僅有星星點點的東北和西部的幾個亮點游離在外。

這顆大鉆石內的資本流動,占據了全國資本流動的九成以上。

接下來看看,錢是從哪里流出來的?

 

在這個榜單上,“北上深”排名前三甲,其資本流出總量遠超其他城市,可以說,“北上深”通過一筆筆對外投資,引導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著全國的資金流向和經濟命脈。

杭州則排名第四,打破了“北上廣深”的固局概念,最為亮眼。(接下來上榜的是天津、南京、寧波、蘇州、成都),有5名都是長三角區域的城市,可以看到長三角地區資本的活躍程度。

那么,這些錢又流向了哪些城市?

 

由上圖可見,吸引外來控股型投資筆數最多的前三名的還是“北上深”。相比投資排名,寧波搶到了第四名,超過了杭州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外來資本流入城市榜單上,嘉興擠掉了南京,進了前十,顯示出嘉興頗受資本青睞。

3

接下來讓我們把目光投向三四線城市。前文說到三四線城市的未來似乎不那么光明,那么它們未來走向如何?前景又如何?

根據對2016年GDP前100名的城市在過去五年間的經濟增長和產業結構變遷進行的梳理,可以得出以下觀點。

衰落中的城市

100個城市中,GDP增速低于上海(一線中最慢)的有10個城市,占了10%。這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北方的資源型城市,包括克拉瑪依、大慶、鐵嶺和鞍山。

崛起中的城市

100個城市中,GDP增速高于深圳(一線中最快)的有13個城市,比衰落中的資源城市還要多。這表明在過去的五年中,三四線城市的整體發展速度并沒有慢于一線城市。

令人頗有點意外的是,這里面不少是內陸的中小城市,那么其發展動力究竟來自哪里?

如果要揭示其中的奧妙,至少可以找到四種原因:

1、國家扶持

這些幸運兒是國家戰略中的支點,大量資金洶涌而至,交通基建設施大干快上。比如增速前十名中,就包括了遵義。

2、交通要害

內陸的三線城市不靠海,沒有港口,在交通競爭力上似乎要弱一些,其實也不盡然。比如資陽,因為靠近成都的新國際機場;咸陽,靠近西安機場,都在經濟發展上獲得了強大動力。

2012年,唯品會看中了資陽的位置優勢,將這里設為西部物流基地,隨后京東、順豐等電商物流企業陸續跑來扎堆,后面的發展越來越順。

不過上面講的情況有點可遇而不可求,不是每個城市都能碰到,真正有借鑒意義的,還得看下面兩種類型。

3、成本優勢,產業轉移

制造業從高成本地區向低成本地區的轉移,是一個永恒的過程,只要發達城市的產業在不斷升級,周邊的中小城市就將受惠于此,獲得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。

比如增速前20的城市中,就有襄陽、宿遷、淮安等三線城市,屬于產業轉移的受益者。

襄陽可以作為一個代表,這座小城市位于湖北北部,本身沒什么資源,也不是交通中心,但是由于相對便宜的勞動力資源和土地資源,使得東風日產看中了這里,讓天籟、英菲尼迪的生產線落戶,由此發展出了一個完善的汽車工業生態。

4、傳統產業,穩步升級

有些城市無法得到外來資本的眷顧,這種情況下只能自力更生了。比較典型的有宜昌、菏澤、寧德等。

三四線城市和一二線城市的產業升級是截然不同的,由于缺乏教育資源和人才優勢,所以不太會是互聯網、人工智能之類的高大上行業,同時因為缺乏政治資源和交通優勢,因此也很難吸引高精尖的制造業。

三四線城市的升級,更多建立在其傳統產業的基礎上。比如宜昌的磷化工、菏澤的煉油化工、寧德的不銹鋼,都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產業聚集區。雖然同樣是工業,但是和北方那些資源工業不同的是,其下游需求方向并不是源自房地產。由于穩定的需求紅利,可持續的產業鏈延伸,在推動地方經濟的升級上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總之,三四線城市在工業的發展上仍然具有明顯的成本優勢,仍然大有可為。

此外,三四城市還有另外一個非常好的發展方向——“加入城市群”。

4

 

今年,廣東省委省政府提出建設廣深科技創新走廊的戰略,對標全球打造“中國硅谷”,并且明確廣州、深圳、東莞要切實擔負起主體責任。東莞的發展首次被放到與廣州、深圳兩個國家中心城市同一平臺去謀劃推進。

這表明,城市群組團發展已成為中國城市當下乃至未來的重要走向。

從國家整體經濟發展來看,政府更愿意讓城市抱團發展,因為城市群更好實現了產業發展資源更強的聚合效應,群中各個城市可以彼此間進行資源互補,形成更具效率和價值的產業鏈條。以核心大城市帶動周邊二三四線城市經濟的發展。

這也意味著中國城市的競爭格局中,城市群的組團競爭已漸成事實并逐漸激烈和擴大化,但城市間的個體競爭依然存在,并將長期存在,因為對單個城市自身來說,需要在共促合作下競爭,提升自己的話語權,以及在未來城市格局中的權重。

由此可見,“變局+機遇”,正是中國城市未來發展的關鍵詞。

群友評論:不轉變思維就沒有未來!

回首十年觀發現

2007-2017是特殊的十年!這十年,見證了中國經濟增速達到頂點,然后悄然回落!這十年,見證了經濟全球化思潮的極盛和退潮;這十年,也見證了世界的動蕩!這是聚變的十年,也是新時代的開端!這十年,中國哪些城市最成功?哪些城市最失敗?

一、最成功的5座城市

1、騰飛的合肥

從不入流省會城市,邁向新一線大城,鋒芒之勁讓傳統大城濟南折腰求教!

2、飛躍的鄭州

從二線省會城市,邁向國家中心城市,鄭州都市圈上升為國家戰略!

3、勵志的貴陽

有志者事竟成,山溝溝里也能飛出金鳳凰!貴陽十年,就像一場夢飛!

4、夢幻的杭州

是杭州成就了阿里巴巴,還是阿里巴巴成就了杭州?總之,它們一起走向世界!

5、圖騰的深圳

全球制造工廠大轉身,變成了全球科技中心!深圳科技企業的能量,已經在左右全球科技!

二、最失敗的5座城市

1、僵尸的沈陽

70年代的一線城市,80、90年代的二線城市,現在的三線城市!摩天大樓使勁造,造的全是虛幻泡影!

2、愚鈍的濟南

不知道自己該干嘛,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嘛!最庸庸碌碌的大省省會…

3、驕傲的上海

上海還是十年前的上海,但現在的北京和深圳已今非昔比!你錯過了90年代的家電時代,00年代的網絡時代,10年代的創業時代,到頭來兩手空空!創四大中心,結果呢…?建中心太多,似乎沒中心 。

4、無智大連

從神壇到土炕!國際大連,風光不再,東北吹來的風有點冷?

5、愚昧的蘭州

別人建高樓,我也建高樓,別人修地鐵,我也修地鐵,城市產業空心化,知道自己該干嘛? 

來源:子木聊房(ID:zimuliaofang)

竞猜篮球胜分差怎么打